欢迎光临龙轩美术网_绘画艺术美术门户网站
龙轩美术网
 
龙轩美术网淘宝店名画素材下载

当前位置: 首页> 新闻资讯> 名家轶事> 傅抱石子女现状:值得傅抱石骄傲的二女们

傅抱石子女现状:值得傅抱石骄傲的二女们


时间:2016-08-31 16:46来源:龙轩网 作者:梦仲行 点击:
傅抱石先生是当之无愧的中国画大师。他引领创立的“新金陵画派”,是江苏乃至新中国值得骄傲的文化成就。每当提到傅抱石,大家常常会为他的英年早逝扼腕叹息。“新金陵画派”五位主要代表,傅抱石(1904—1965年,61岁)、钱松喦(1899—1985年,86岁)、亚明(1924—2002,78岁)、宋文治(1919—1999年,80岁)、魏紫熙(1915—2002年,87岁),而傅抱石是在世时间最短的。
 
记得上世纪80年代初第一次去人民大会堂,我们最想去找的就是傅先生与关山月合作的那幅《江山如此多娇》,后来终于在北门二楼大厅找到了,大家为其宏伟壮观的气魄所深深震撼。我们想在画前留影,可是相机镜头太小,没有办法把画和人一起照下来,只得从很远的地方去照。现在再来看看当时留下的不是很清晰的照片,很是亲切。
 
傅抱石先生留下来的还有值得骄傲的儿女们。傅家儿女并没有因袭父亲的画风,而是继承了父亲“其命惟新”的精神,各树一帜,风格卓然。
 
傅小石为长子,从小聪慧过人,在绘画上极有天分。应该说,傅抱石对他是寄予极大的期望的。小石后来考入中央美院,却被以“莫须有”的罪名打成“右派”,这对傅家是致命一击。曾经见过一张照片,是1959年傅抱石在创作《江山如此多娇》时,小石去见他时的合影。小石满脸的落寞和无助,父亲是眉头紧锁,可以想见,此时此刻的父子相见,该是怎样的一种心情?小石的厄运不止于此,“文革”中又以所谓“叛国罪”被判刑。粉碎“四人帮”后,又因突然得知“右派”被改正的消息太过兴奋而脑溢血,以致右手不能执笔。在一连串的打击面前,小石表现出了不向命运屈从的高贵品质。他虽然不良于行,不善于言,仍以极大的毅力和勇气,以左笔创作,新辟天地。他的没骨人物画,有传统意蕴,得其父神韵,又汲取西画之造型色彩,有着极高的艺术成就。但命运似乎太过不公,2011年,他又因意外导致颅内出血,卧床至今。小石生于1932年,我们向这位艺术大家送上祝福。
 
傅抱石的二公子傅二石,生于1936年。二石通达开朗,幽默睿智。父亲在世时,年轻而淘气的他往往是“出气筒”,但给父亲打酒的任务总是由他担着。父亲内心喜欢他,会带他出去写生,亲授技艺,对他的习作也会指点修改。父亲去世时,他正在山东工作,收到父亲病重的电报,赶紧乘火车回来。到了下关火车站,发现报栏前人头簇拥,他凑过去一看,是带了黑框的父亲的照片。他真的感到天要塌下来了。在父亲的葬礼上,他一直在哭,有领导对他说,不要哭了,要是哭了你爸爸能活过来,我们一起哭!后来他明白了,他是男子汉,要坚强。再以后,正如妹妹傅益瑶所言的那样,“我们家的许多事,大哥因为身体的关系管不了,就落到二哥的肩膀上”。这么多年来,二石为研究、推介和弘扬父亲的艺术与精神,呕心沥血。这次我们策划专稿,他与太太孙靖华陪我们去了汉口西路和傅厚岗两处故居,现场回忆往事,无限惆怅。
 
二石曾任省国画院山水画研究所所长。他的山水,大气磅礴,墨气淋漓,充满浪漫精神。他善画“云”,与父亲的“雨”有异曲同工之妙。二石虽已高龄,但笔力仍健,笔下丝毫不见老态。前不久他在省九三画院举办了一次个展,观者如云。
 
傅抱石先生家一共有四个女儿,分别是益珊、益璇、益瑶、益玉。傅益珊是家中长女,也是傅抱石的掌上明珠。她读大学时,正是大跃进大炼钢铁的年代。担任班级团支书记的她,连续作战,不得休息,致使紧绷的神经出了问题。为了治好她的病,傅抱石费尽心机,甚至到了病急乱投医的地步。他在两幅扇面上的题款,让我们看到了一位伟大父亲的爱女之心、舔犊之情,其中一则“长女益珊在太湖疗养已二月有半,即不见已二月余也。今日突然念念不已,予非英雄未能免儿女之情,矧将老邪?涂此遣闷”,读之令人动容,已成父爱名句。现在,傅益珊病情稳定,每天坚持画画。她的画不拘格法,笔飞墨舞,呈现天真烂漫的情趣。
 
最近,一本《傅家纪事》引起很大反响,作者以优美细腻的笔调,写父母兄妹,写傅家旧事,娓娓道来,引人入胜,作者是傅抱石二女儿傅益璇。她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,先后在中国香港、加拿大居住,现在回到了南京。傅益璇是位极有个性、极有艺术天赋的女子,幼时学习钢琴,后来学画,作品曾得到林风眠先生的肯定。她的水粉画色彩绚烂,意在自我感受的抒发,已同父亲的画风离得很远了。
 
傅益瑶是傅家第三个女儿,她是一位知名度很高的画家和作家。这些年来,我们看到她接连出书—《我的父亲傅抱石》、《我的东瀛岁月》、《我有良师》等等,每出一书,都是洛阳纸贵。1979年,经邓小平同志亲自批准,她去日本公费留学,进了父亲当年求学的大学—东京都武藏野美术大学,开始了艰难的求学历程。她在一处终年不见阳光、又是居室又是画室的小屋子里,一住就是十八年。正是有了父亲强大的精神力量的支撑,也仗父亲所遗传的天赋才能,她立定精神,不畏艰难,最后获得巨大成功。她为日本许多著名寺庙所作的巨幅障壁画,以及以日本民间祭为题材的作品和唐诗诗意画,气势恢宏,墨韵弥漫,显示了中国水墨画的独特魅力,连日本最著名的美术家和美术评论家都赞叹不已。傅益瑶现在依然在忙,经常也会在南京住一段时间,除了画画,她还热心上了画瓷,并一直为国际文化交流而辛勤奔波。
 
傅家最小的女儿傅益玉,外相温婉,内心坚强,“文革”中全家遭难时,她以瘦弱之躯背着行李,给在山东和洪泽湖监狱中的两个哥哥送去衣物。她后来也随三姐傅益瑶去日本留学,进的也是武藏野美术大学。她读了大学又读大学院,整整六年攻读日本画。她的日本画《无想》1989年入选“第二十回全日本画展”—这是日本战后第一个被选入参加“日展”的外国人。
 
傅抱石先生是一位无党派人士,曾先后担任全国政协委员和全国人大代表,其子傅小石先生是省文史馆馆员、省民进会员;傅二石先生是九三学社社员、九三中央画院副院长;傅益瑶女士是省海外联谊会常务理事。他们一家受到党和政府的关心,他们同样以自己的家风和杰出的成就,为中华文化增添光彩。他们的母亲罗时慧女士曾经于1972年向故宫博物院捐赠傅抱石33幅作品,于1979年向南京博物院捐赠了365幅作品。2007年,傅抱石子女再次向南京博物院捐赠了一批傅抱石作品,包括写生画稿、论文手稿和常用印章。我应邀参加了这次捐赠仪式,记得当时二石说,傅抱石不是个人的,而是全社会的。我们兄弟姐妹六人一致同意将父亲的作品无偿捐赠给国家,符合父亲的心愿,也是为了不断发扬光大父亲的精神。
 
这就是傅抱石子女们的境界、品格和人生态度。
 
转载请注明龙轩美术网,本文链接:http://www.aihuahua.net/news/yishi/10752.html
 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相关文章

栏目列表